春寒和水

退LO.缘.

[全职]嘘,是那个不良!(男神x你)

题目依旧不知道什么鬼(ฅ>ω<*ฅ)
男神x伪不良少女你
食用愉快(ฅ>ω<*ฅ)
内含张新杰,张佳乐,韩文清。


张新杰。

你斜靠在墙上,垂眸扫视地上趴着的人,刚刚经过剧烈运动呼吸尚未平复,不屑的哼了一声转身走开。

刚走出巷子,就看见你们年级的风纪委员张新杰朝着边走过来。他看见你明显的皱了眉:“你又打架了?”

你满不在乎地挑衅般的冲他一笑:“对啊,怎么,委员大人,您是要记过还是处分啊?”

张新杰的眉皱的更深了,他走上前一步捞起了你的胳膊,上边有一大块破皮的地方:“怎么回事?”

你还是满不在乎的表情:“啊,小伤而已,您真是……嘶……疼”你本来打算嘲讽他少见多怪,但是他给你的伤处不断施力,疼痛一时间蔓延在你的脸上。

“你需要包扎和休息。”他面色冷峻。“不劳您费心。”你装作不疼的样子想甩开他的手,他却抓的更紧,“嗯,能在五分钟之内完成包扎和休息的地点是……我家。”

“我没有说要和你去!”你对张新杰怒目而视,他直接拉着你走:“你最好快一点,我没有很多时间。”


张佳乐

此时是下午最后一节体育课,你和张佳乐却没去体育馆,而是试图翻过围墙。对,你们要逃课。张佳乐逃课去剪头发,你只是找个借口陪他而已。

你望着学校不算太高的围墙,张佳乐很熟练的爬了上去,蹲在墙头把手伸给你。你小心翼翼地抓住他的手,平时看起来清瘦的少年力气出乎意料的大,轻松地把你拉了过来。

他看了看下面凹凸不平的路面,率先跳了下去,落地后一阵摇晃总算没摔倒,稳住身形后朝你张开了手臂:“你跳下来吧,我接着你。肯定会平安着陆的。”

你愣了一愣,勇敢地从墙头跳了下来,然后,张佳乐接住了你,但因为落地时的惯性你们一起向后倒去。

啧,这脸打的好疼。

你有张佳乐作肉垫自然没什么事,但是张佳乐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一脸蛋疼,他没好气的说:“你是不是傻?这样都能摔!我靠,疼死了。”

“大不了我把作业借你抄。”你嗫嚅道,根本不敢抬头看他,张佳乐看你这委屈的小媳妇样,也绷不住严肃了:“算了,只是头发没法剪了,我得在我妈下班前把这件衬衫洗干净。”他指了指身上沾满灰尘泥土的衬衫,看起来十分狼狈。

“不要剪了。”你看着他那已经过肩的头发,把自己的头绳拿了下来,踮起脚有点费力的帮他绑起来:“这样多好看呐。”

张佳乐微微怔愣,然后笑起来:“是挺好看的。”

韩文清

你冷眼看着韩文清出拳撂倒那几个堵你的不良,身上的伤隐隐作痛。他打起架来有种不要命的气势,明明是风纪委员看起来却像黑社会老大。

这样想着,你忍不住笑出了声。他走到你身边,黑着一张脸,可怕极了:“以后不许打架。”你故作潇洒不屑的撇撇嘴:“与你无关。”

韩文清脸黑的更厉害,看起来要发怒:“你怎么这么不懂爱惜自己!”

你却不知为何莫名心酸,低头一串眼泪就掉了出来:“都没有人心疼我,我干嘛心疼自己?”

韩文清没想到你会哭,脸色一下就不好了,“不许哭”,他从兜里拿出一张纸递给你,察觉到自己语气太过严厉,轻咳一声:“别哭了,我会心疼。”

你错愕的看着他,下巴上还挂着一滴泪,他叹口气拥你入怀:“以后别打架,你要是受伤我会心疼。”你在他怀里哭的更厉害,韩文清小心翼翼的伸出一只手,轻抚你的头发,你听见头顶传来他与平时不同的温柔音色:“乖。”


不会写老林(ฅ>ω<*ฅ)真的不会
下次再试试看?
感谢食用
喜欢的话就点个小红心小蓝手嘛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
评论(10)

热度(165)